查看: 46|回复: 0

灵犀 lyd3bajd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0 00: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由美院同班同学发起的“同学画展”筹备工作已经进行好久了,发起人来电话说,除了我以外,所有同学都将作品交了,希望我尽快将作品发过去,以免耽误展期。这样的催促电话已经给我打了好几次了。我明白老同学的深情厚谊,他们是不愿意展览中少一个同班同学。其实,我在第一次接到通知后,就已经翻箱倒柜,动手准备参展作品,自然我首先想到的是那幅霏霏的画像。那是我在七十年代画的,可惜的是还没有最后画完就无可奈何地结束了。因为这幅画凝聚了我全部的爱,所以我非常珍视这幅油画。漫长的岁月中,尽管我辗转千里来到三线,又调动过几次工作,但我始终把这幅油画带在身边,在我寂寞或快乐的时候,我都会一个人默默地面对着画像,在心里与她对话。一看到她的画像,就觉得霏霏还在面前。这幅画从未离开过我,但是,面对老同学的催促和期盼,我终于决定要将画送展了。   

  我小心地取出那幅油画,将覆盖在画上的罩布揭开,这时,一个美丽的少女就像梦一样出现在我眼前了。我小心翼翼地抚摸着画像,感觉她的皮肤有了温度、眼珠也转动起来,似乎她正坐在我的面前,与我深情对视,那眼光灼灼如炬,跳动着炽热的火焰。我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两手剧烈颤抖,仿佛又回到了三十多年前,回到了我们第一次认识的那间狭小的电影放映室里……   

  文革初期最热闹的事,莫过于看“毒草”电影,虽然嘴上都高喊着批判,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怕错过这场文化的最后晚餐,所以上面每抛出一部“毒草”电影,人们都会争先恐后的抢票。因一票难求,电影院满足不了观众的“强烈要求”,上级决定将部分厂矿俱乐部开放,作为放映批判电影的阵地,我厂俱乐部就被选为有资格放映“毒白癜风怎样危及生命的草”电影的单位,每放映一部“毒草”,俱乐部总是爆满。我当时在厂宣传部当干事,每部批判电影来了总是先看,然后才组织广大职工观看批判。为了防止观众“中毒”,随片还下发了批判词,要求在放映电影时配合播出。有一次组织观看“毒草”电影《清宫秘史》,经常负责朗读批判词的广播员请假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领导眉头一皱便指着我说,赵凯同志普通话也说得不错嘛,就临时顶替解说一下罢。我说批判词文字那么长,一个人朗读不仅吃力还容易出错,最好再找个女同志,男女声配合朗读不仅不易出错,而且效果会更好。领导就同意了。   

  在电影开映前,俱乐部主任带了北京白癜风医院一个少女来到放映室前,告诉我,她叫薛霏霏,高中生,普通话说得不错,就让她与你配合念批判词罢。女孩对我甜甜地一笑,那一对明亮的大眼睛,在浓密睫毛的忽闪中像雨后夜空的星星盈盈生辉。面对这样一对迷人的眼睛,我一下子便丢了魂,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任务。连俱乐部主任说话都没有听到,只傻乎乎地盯着霏霏发呆。当霏霏脸颊浮上两朵红云、浓浓的长睫毛羞涩地垂下去,我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但她似乎并没有怪我的意思,在片刻的羞涩之后,她重又将眼光投向我,说道:我真怕朗读不好出差错,咱们要不要试一下?我顺嘴支吾道,好好好,咱们马上就试一下吧!   

  那天到底是怎么开始和结束的我已经想不起来,只记得当时放映室很暗,我们共坐在一张条凳上,由于只有一份批判词、一盏台灯、一只麦克风,我们身子只好紧挨在一起,几乎头挨着头地挤在同一盏台灯下,对着同一只麦克风去念面前的批判词。我朗读完一段后,就会抬头看看她,向她示意;她朗读完一段后又会给我一瞥,叫我准备。挨得那么近,她头发淡淡的香气阵阵袭来,扰得我心慌慌的。有时该我读了,却还傻乎乎地看着她,她就会羞涩地一笑,指指面前的批判稿提示我该念了。虽然读的是枯燥乏味的批判词,但是我们都觉得很有兴趣,一点也不觉得长。当电影放完,批判词也念完时,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真巴不得电影再放一遍。   

  我们恋恋不舍地一起走出放映室,临分手时我问霏霏,你也喜欢文艺吗?霏霏说喜欢身上出现不扩散的白斑应该如何诊断。我说你为什么不参加厂文艺宣传队?霏霏笑了笑说,我还是学生,怕人家不要。我说,虽说是学生也是本厂子弟嘛,有什么不可以,再说你那么漂亮,谁忍心拒绝你!霏霏羞涩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终于什么也没说就与我告别了。   

  2   

  之后,文革进入高潮,因为我是美院毕业,还身兼美工,人家每天都可以不干活,我却得加班加点出大批判专栏、画宣传画,写永远写不完的标语,忙得不亦乐乎。白纸写坚决、红纸写坚决拥护,我只管一张张写下去,到底了多少连自己也搞不清楚。后来,刘春华的油画《去安源》发表,全国都在临摹这幅油画,我们厂也赶上了这个热潮,写标语的活便转交别人,我又开始画油画。为了让职工在厂里各个重要地点都能看到这幅画,革委会准备在厂大门、要道路口、办公大楼前、食堂、宿舍区矗立这幅油画,一下就要五六幅,绘制任务全部压在了我身上。   

  由于画幅很大,画面及外框做好后,工人们给我搭好脚手架,我才能爬上去画。每天画画都会引来众人观看。我天天站在脚手架上挥舞画笔,一下子就成了厂里的名人。面对众人的称赞和姑娘爱慕的眼光,我得意洋洋倍感骄傲。厂大门口的像画好后,又转移到宿舍区门口去画。宿舍区本来就有很多老人孩子和闲人,加之文革期间生产秩序混乱,很多人整天不上班到处闲逛,所以我一登上脚手架开画,就吸引了众多群众围观。我站在架子上画,他们就在底下指手画脚议论纷纷。   

  就在画要完成的那天,下起了毛毛细雨,我本想停工休息,但觉得雨很小,几乎没有感觉,就想抓紧时间,把画结束了再说。正画着,忽然感觉到有人在背后火辣辣的盯着我,那如炬的目光烤得我热烘烘的。我回过头来,发现霏霏正看着我。她穿着一件绿军装,胳膊上戴着红卫兵袖套,目光正好与我的目光相遇,她对我甜甜地一笑,那一对明亮的大眼睛,像是从心灵深处涌出的泉水,清澈甘美,让人看一眼便醉了。我一愣,连忙冲她点点头。她笑道,没想到你还是个画家啊,画得真好。我说,我本来就是美术学院毕业的嘛!她惊讶道,原来你还是大学生啊!我说,学生们都出去全国大串联了,你怎么没有出去?她说弟弟去了,我得在家里照顾奶奶。说着她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跑了。   

  过了一会,她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开水又回来了,向我喊道,赵凯,喝点水吧!我正要下来,她却已经爬上梯子,一只手还端着水杯。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家摄影网 ( 黔ICP备12000336号  

GMT+8, 2017-10-22 09:07 , Processed in 0.33398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蓝梦科技技术/联系QQ:9490489企业电话:086-8888888 企业邮箱:9490489@qq.com 微信互推 X3.2

© 2001-2013 网站模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