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7|回复: 0

影帝的自我修养 ujsxm2hl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0 02: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我要去S市进行有关外科手术演讲,同以往去s市出差的经历一样,我都会事先预定那儿的A酒店。今天傍晚到那的时候前台的J如往常一样热情地接待了我,凑巧这个时候进来了一对风尘仆仆的夫妻,两人都穿着黑色的风衣颇有些骇客帝国的感觉,他们可能感觉到我在端详他们朝这边望了过来,我本能地避开了他们的目光。   

  “m医生,这是您的房卡,3202,老样子。”J递了过来。“好的,谢谢你,J”我拿了卡上了楼。   

  晚上的时候,看到电视里报导s市博物馆这个星期失窃的海洋之心钻石的新闻。这些无脑的警察永远只会用嘴巴行动。我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这个时候有人敲我的门,我关了电视朝门口走去,我望了望猫眼发现是今晚和我一起入住的那对夫妻,我有点疑惑,但是我还是开了门:“你好,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你好,听说您是医生,我丈夫的旧伤裂开了,需要您的帮助。”   

  他丈夫撩起了衣袖,绷带缠紧的地方已经被血浸成了红色。   

  “那先进来吧。”他妻子扶着她来到了我的房间内,我其实非常讨厌扯上这些与我无关的事情,可医生的天职不就是救死扶伤么?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我慢慢撩开绷带,只见一道足有五厘米长的血口。“他的妻子看到这个景象忍不住抽泣起来。   

  “别哭,我能处理好,放心吧。”我安慰她到。   

  我从包里拿出针线,为那个男子的手臂进行缝合,“您怎么受伤的。”我问道,男子疼的都是汗,沉默不语,他妻子回答道:“都是那该死的切割机,哦。我嘴唇上能会长白癜风和我丈夫是开农场的,在S市的郊外,今天就是来医院处理的,今晚这里暂住一晚明天就可以回家了,没想到晚上又裂开了。”女人边抽泣边说道。“还好今天听说您是医生,所以赶忙找您帮忙。”“哦。我会尽力帮助您丈夫的,别担心。”我已经开始对她这漏洞百出的话产生了不小的怀疑,我看到伤口被故意破坏的如此不规则,渐渐心里开始肯定自己的猜想,因为我依稀记得那个报导里说嫌犯手臂中了。我终于意识到,医院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去的。因为他们特殊的身份。口子根本就是新划的,为了掩饰弹痕。我得找个借口出去去给J打电话。“您应该有伤口消毒水吧。”我问道。   

  “是的。我去拿吧。”女人说道。   

  “不,您在这帮他按着伤口,我去吧。”女人思索了一下答应了“3208,在蓝色包里。这是钥匙。”“好的。”我飞快跑了出去按通了J的电话。然后边打电话边朝3208走去。   

  等到我包扎完那个男人的伤口,一直看着他们走出我房间确定走回自己房间。我迅速收拾好行李朝楼下跑去,我把房卡交给了J,用眼睛朝他示意了下。J点了点头。   

  我跑到酒店地下车库,一头栽进J给我准备的车里的时候,开心地不能自我,兴奋且上头,手因为紧张不住地颤抖。好像从知道他们两个身份开始就兴奋不已,因为这两个愚蠢的盗贼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让我直接跳过自己的计划,如此轻松得到海洋之心。   

  我真得感谢这两个愚蠢到家的家伙,连藏钻石的地方都和我预想的如出一辙,我本能揭开马桶的蓄水箱就看到了它,可是,怎么会这么得巧合?   

  正当我在极力想着哪里不太对劲的时候,昏暗的车库里一下子聚光灯四起,刺得我睁不开眼睛:“不许动!我们是警察,举起你的双手,我们现在正式以盗窃嫌疑人的身份将你逮捕。”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大脑现在在飞快的转动,双手不自觉举过头顶,我极力回忆自己曾今的犯白癜风患者可以吃什么味的水果罪前科,从来没有失手过,警察不可能找得到我的才对。慢慢的我渐渐适应这些强烈的灯光,我望见那对夫妻的脸在不远的警群中出现。我惊讶不已,他们明明是两个江洋大盗怎么回事警察,我极力想要回忆这整件事的经过可是头痛欲裂不止。   

  我偷偷端详着周围试图找到一条能逃出去的路,可是这里已经被该死的条子围得水泄不通。我疯狂扫视周围的人,这一刻我的思维又开始疯狂地运转,我想逃出去!   

  我望见J站在人群的最外端,也许是灯光打的太久眼睛恍惚了吧,我尽然看见J在笑,他的嘴巴上下开合似乎是在告诉着我什么。   

  我转过头望着副驾驶座上的海洋之心,这么抢眼的灯光下它好像也变得不那么耀眼夺目了。   

  很快我被拽上了警车,凑巧的是押送我的正是那对警察。我歇斯底里的专治白癜风医院效果怎么样喊道:我无罪,你们为什么要害我?”   

  ”你无罪?哼,好吧,不管你有没有罪,都与我们无关。”那个男人终于在这个夜晚第一次开口说话了,但是很快他又变得寡言。直到下车前他终于悄悄的跟我说了最后一句话:“我们只关心钻石有没有被安全地送回博物馆,你知道,要想成功地卖掉它,在这之前必须有只可爱的小羊羔。”他拍了拍我的脸走进了警局。   

  这一刻我终于笑出了声来,我也不知道到这到底算哭还是算笑。我翻开手机看到了J最后发给我的短信,我好像读懂了他的口型:宝贝,你只是我的兼职伙伴。这一刻我笑得更大声了。编辑评语段首请空两格(编辑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家摄影网 ( 黔ICP备12000336号  

GMT+8, 2017-12-13 17:02 , Processed in 0.35839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蓝梦科技技术/联系QQ:9490489企业电话:086-8888888 企业邮箱:9490489@qq.com 微信互推 X3.2

© 2001-2013 网站模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