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9|回复: 0

拆 ijvihgtw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0 02:4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住在城乡结合部的汪思艺一家,正为拆迁的事而犯愁。倒不是因为遇上强拆,家里也没准备汽油土雷什么的预备同归于尽,而是突然冒出一个新政策,拆迁补偿按人均分配,若双方此时离婚,将多得三四十平方米的居住面积。   

     

  他们在犯愁的是要不要假离婚。汪思艺夫妻结婚二十载,育有两个乖巧听话,刚念大学的女儿。一个去了深圳大学,另一个则到了美国,上一所只要交钱就能毕业的野鸡大学。作为大城市乡下的农民,能供得起全靠辛苦劳作及卖地所得。   

     

  汪思艺的娘们罗美薇是一个典型肚皮上有白斑是怎么一回事的持家主妇,可以想见她是一个极传统的女人。这类女人拥有从一而终的老派思想和绝不信任男人。   

     

  可是,两个孩子上学的学费和生活费以及以后的两份嫁妆是一笔庞大的开支,如果能多三四十平方米,那就不用这么犯愁了。然而,丈夫汪思艺是一个有前科的人,刚结婚那年就被她逮到和邻村的女人**,夫妻冷战了近一年有余。   

     

  最后,还是扭不过对孩子的爱,罗美薇下定决心一把,最坏的结果不过是再换一个丈夫。   

     

  “我可都是为了孩子,你不能辜负我的信任。”   

     

  “哪能呢,借我几个胆子也不敢。她们也是我女儿。”   

     

  说这些话的时候,汪思艺脑子里浮现的是本村的大美女,好了近一年的黄桥涵。   

     

  与此同时,罗美薇还征求了两个孩子的意见。   

     

  大女儿只在乎有没有学费继续深造,和新交的美国男朋友能不能多待些日子,于是满口答应。二女儿生得不好看,嘴大眼小歪唇,最怕嫁不出去,一听假结婚就有嫁妆恨不得书不念立马把自己嫁了,年纪再大一点,更难出手。   

     

  这让罗美薇更坚定了信念,一切为了女儿。   

     

  得到离婚许可证之后,汪思艺直奔情妇黄桥涵家,她丈夫外出打工,已经有三年没回家,也没有任何音讯,连她的婆婆都认定儿子或许出了意外,对于儿媳妇的出轨虽然有耳闻,还是放在心里,孙子也都去了外地念大学,娶媳妇的用处已经耗尽,管她跟谁好。   

     

  黄桥涵这方面,也想多得一些补偿款,苦于找不到丈夫,在得到婆婆的许可以后,黄桥涵向法院申请了丈夫的死亡,当然,丈夫那一份会由婆婆代领。   

     

  黄桥涵生在农家,可是相貌出众,能说会道,颇有王熙凤的范,可惜了是个见识颇窄的农家女,对利益比较看重,汪思艺小小地一勾引她便卸下了防备。此时,提出申请丈夫死亡,一为财,二为真离婚。两人早前已经商量好,一旦离婚便拿钱私奔到外地,再也不回来。黄桥涵家事实上一直是她当家,婆婆几乎不问财政,和房地产商谈判也是黄桥涵只身前往,也就是说,她手握经济大权。婆婆即便代领丈夫的那一份,最后也会交到媳妇手上,毕竟她是唯一会管账的人。   

     

     

  汪思艺那方面,经济大权虽不在他手上,但罗美薇这阵子粗心,银行卡和密码他都了若指掌,和在他手上一样,他只需在妻子把钱都存进去以后偷走银行卡。他做过多次,驾轻就熟。   

     

  悄悄走近黄桥涵家的汪思艺探头探脑地往窗内瞧,情妇黄桥涵正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织毛衣。一只猫从她腿边走过,他正打算进去时,传来一阵男声,他吓得缩回头。   

     

  2   

     

  回到家的汪思艺又开始琢磨自己的小算盘。刚刚看到了三年未归的席冬冬,让事情变得棘手起来。他害怕黄桥涵改变心意,也怕席冬冬发现自己。农村几乎没有不透风的墙。不过,对顺利拿到所有的拆迁款,汪思艺还是很笃定。   

     

  夫妻二人一到县民政局,立马傻了眼。   

     

  这里面大大小小坐着的几乎都是本村的已婚人士。汪思艺往四边瞅,竟发现自己的长辈们都是来办离手脚如何摆脱冰封婚的,有好几对都已经年近九十,牙都没几颗好的,六十到八十岁的也占了一定比例,汪思艺赫然发现,有好几家子孙四代同堂都来了,场面很热闹,像参加大派对。大家都互相打招呼,并热情地问候。本想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会目瞪口呆,熟料里面的工作人员竟也为自己在办,寻思着他们村也在拆迁。反正想不想,大家最终都会选择这条路,婚姻只是婚姻,钱却是未来。   

     

  本着尊老爱幼的传统,民政局的阿姨让老人们先办手续。有趣的是,一位民政局的新入职员工是一对八十来岁夫妻的亲孙子,大家有说有笑,恨不得来个联谊。   

     

  汪思艺坐在罗美薇身旁。   

     

  “我估摸着够等的,这些老不死的怕连自己哪一年结婚都不记得。”   

     

  罗美薇擦了擦脏兮兮的凳子。   

     

  “记得身边的人是谁够了。能活到这把年纪,已经不是为了钱,他们连钱是什么都不一定明白,估计是子女挑拨的,大概又是拿孙子女做挡箭牌,博取了老人们的同情心。我看,最多的那家得多出好几百平方,那可是几百万呐。可怜我父母去世得不是时候,我妈要是晚死一年,你我可就多分好几十万。”   

     

  汪思艺也打起了自己父母的主意。   

     

  “我爸妈是一根筋,死活不同意。媳妇,你能不能想想办法,譬如编个故事,说自己绝症什么的,我爸妈肯定一百个愿意。你也知道,我在他们眼里地位还比不上你,我可是他们的亲儿子。你想想,再多个几十万,咱们的日子不好过很多啊。以后可以过上城里人一样的好日子,吃汉堡,买名牌。想想女儿们,也想想自己,你就这么甘于平淡吗?”   

     

  罗美薇沉下脸,不说“互联网+”国际白癜风智库空间话。不一会儿,她抬起头。   

     

  “回头我跟他们说,也不用编理由,两位也是通情达理的人,应该不会反对。反正也没什么损失。”   

     

  汪思艺在心里偷着乐,这下不仅和黄桥涵双宿双飞,还能过上舒坦的日子。   

     

  “媳妇,你真百年难得一遇。”   

     

  罗美薇也陪着他笑。   

     

  “说得我跟洪水似的。”   

     

  轮到汪思艺夫妻时,迎面走过来两人,黄桥涵夫妇,肯定也是来办离婚的。   

     

  汪思艺和席冬冬不算特别熟络,只能算点头之交。   

     

  罗美薇认出了席冬冬,他们二人比起汪思艺要亲昵地多,毕竟曾经是校友。   

     

  “冬冬,这几年跑哪里发财,大家都以为你小子嗝屁了。”   

     

  席冬冬嘴里叼着烟,露出一口黄牙。他的六块腹肌和络腮胡子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家摄影网 ( 黔ICP备12000336号  

GMT+8, 2017-7-22 08:48 , Processed in 3.62207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蓝梦科技技术/联系QQ:9490489企业电话:086-8888888 企业邮箱:9490489@qq.com 微信互推 X3.2

© 2001-2013 网站模板

返回顶部